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伊迅的博客

我的网络书架,我的自语自乐:探赜钩深,海纳百川,金石良言。

 
 
 

日志

 
 

最后的傅雷  

2013-10-06 21:18:4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文字根据网络资料编辑整理
最后的傅雷夫妇,没有忘记在踢到的凳子下面垫上棉被 - 探海石 - 李伊迅的博客   一、傅雷的文学成就
傅雷(1908.4.7—1966.9.3),字怒安,号怒庵,汉族,上海市南汇县(现南汇区)人,翻译家,文艺评论家。
傅雷作为一个翻译家,翻译的作品共30余部,主要为法国文学作品。傅雷几乎译遍了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的全部重要作品。其中巴尔扎克的作品有15部,即:《高老头》、《亚尔培·萨伐龙》、《欧也妮 葛朗台》、《贝姨》、《邦斯舅舅》、《夏倍上校》、《奥诺丽纳》、《禁治产》、《于絮尔·弥罗埃》、《赛查·皮罗多盛衰记》、《搅水女人》、《都尔的本堂神父》、《比哀兰德》、《幻灭》、《猫儿打球记》(译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抄,至今未有下落),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上世纪60年代初,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傅雷翻译罗曼·罗兰的作品有4部,即:《约翰·克利斯朵夫》和被称作“巨人三传”的《名人传》(《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托尔斯泰传》);翻译伏尔泰的作品有4部,即:《老实人》、《天真汉》、《如此世界》、《查第格》。此外傅雷翻译的还有梅里美的作品2部:《嘉尔曼》、《高龙巴》;莫罗阿的作品3部:《服尔德传》、《人生五大问题》、《恋爱与牺牲》;以及苏卜的《夏洛外传》,杜哈曼的《文明》,丹纳的《艺术哲学》和英国罗素的《幸福之路》、牛顿的《英国绘画》等书。傅雷的全部译作,后经家属编定,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编成《傅雷译文集》,从1981年起分15卷出版,现已出齐。傅雷的这些作品,曾深深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傅雷学养精深,在美术及音乐理论与赏等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作为音乐鉴赏家,他写下了对贝多芬、莫扎特和肖邦的赏析;作为文学评论家,他对张爱玲小说的精湛点评,为学界作出了文艺批评深入浅出的典范。傅雷在1954—1966年间写给他孩子傅聪、傅敏的家信总以《傅雷家书》之题结集出版,被评为是一本“充满着父爱的苦心孤诣、呕心沥血的教子篇”,也是“最好的艺术学徒修养读物”,更是既平凡又典型的“不聪明”的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深刻写照。《傅雷家书》于1986年荣获“全国首届优秀青年读物”一等奖,自80年代出版至今,五次重版,十九次重印,发行已达一百多万册,足以证明这本书的影响之大。
                                             二、傅雷生平简历
        傅雷19083月生于上海南汇县,20年代初曾在上海天主教创办的徐汇公学读书,1924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附中,次年投身学运,参加“五卅”运动,一时竟被校方视为“共党分子”,险陷囹圄。1927年冬赴法国入巴黎大学学习,攻读文学、美术理论和艺术评论。1931年春应“意大利皇家地理学会”邀请,在罗马发表题为《国民革命军北伐与北洋军阀斗争的意义》的著名讲演,抨击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同年秋返国,受刘海粟邀执教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讲授美术史及法文,并致力于法国文学的翻译与介绍工作。1934年秋办《时事汇报》周刊,任总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留在上海,仍坚守名节,闭门不出,自述“东不至黄浦江,北不至白渡桥,避免向日本宪兵行礼”。抗战胜利后,与马叙伦、许广平等发表宣言,筹备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并于1946年1月当选为第一届理事会候补理事。
      1949年之后,傅雷被选为第一、二届全国文代会代表、上海市政协委员,曾任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书记处书记等职。
       1957年,傅雷以亲美反苏的罪名被上海市作协开会批判达十次之多,但因拒不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而无法戴帽。1958年“反右补课”,傅雷再无可幸免,为完成指标,在一次专门为他召开的批判大会结束后,傅雷被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回家后见到夫人的第一句话是:“如果不是阿敏还太小,还在念书,今天我就…从此,傅雷陷入极度痛苦中,极少与人过从,深居简出,专心从事翻译,但其译著,直到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没出过一本。
   1966年,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浪潮席卷中国,傅雷预感到自己这次在劫难逃,他对来家探望的朋友说:“如果再来一次1957年那样的情况,我是不准备再活的。”运动才开始一月,他就向朋友们喃喃自语:“我快要走了,我要走了……”。8月18日的红卫兵第一次接见后,红卫兵纷纷杀向社会,上海抄家风起,傅家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冲击对象。
        8月30日晚,傅雷家遭到了红卫兵翻箱倒柜、掘地三尺的大抄家,搜出了“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印有蒋介石画像的旧报)。此后对傅雷夫妇连续进行了长达四天三夜的罚跪殴打、辱骂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肉体摧残精神凌辱。 在震耳欲聋的口号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中,一个把人格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此时已觉得完全失去了逗留人世的理由,此前多次透露出的死亡信息,这几年似乎只是在等待死神挑选吉日,上路的时候到了。傅雷决定选择捍卫尊严,不再与庸俗妥协,不再向权势低头,“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毅然踏上不归之途,以死抗争。
                             三、傅雷夫妇的遗书
最后的傅雷夫妇,没有忘记在踢到的凳子下面垫上棉被 - 探海石 - 李伊迅的博客 
1966年9月3日上午9点多,保姆周菊娣按时为他打扫卧房,房间里没有动静。保姆推开门,只见两根用土布被单撕成的打了结的长布条肃寂地悬在卧室的铁窗上,一代翻译家傅雷和他的夫人朱梅馥分别悬于铁窗两侧,愤然弃世!地上铺着被子,被子上躺着两张翻倒了的方凳……。看得出,方凳下铺上被子是不想让方凳踢倒时发出声响,其用意不外二者,一是怕惊醒邻居的睡眠,二是怕惊醒了睡眠的邻居会来营救。

   一个多小时后户籍警察闻讯赶来,在处理现场时,看见书桌上有一个火漆封固的包裹,上面写着:"此包由××路×弄×号朱人秀会同法院开拆 傅、朱"。包裹里面是几个装着钱、物的信封,以及一封由工笔小楷誊写而成的遗书。遗书是在红卫兵撤离后,傅雷夫妇于当天深夜联名写下的,由于出走英国的大儿子傅聪在当时被认为是“叛逃”,二儿子傅敏在北京,也如“泥菩萨过河”,所以遗书是写给傅雷夫人朱梅馥的内弟朱人秀的,遗书里写道:

人秀:
       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的,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我们也知道搜出的罪证虽然有口难辩,在英明的共产党领导和伟大的毛主席领导之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决不至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更何况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应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 
      因为你是梅馥的胞兄,因为我们别无至亲骨肉,善后事只能委托你了。如你以立场关系不便接受,则请向上级或法院请示后再行处理。 
委托数事如下: 
      一、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现款)。 
      二、武康大楼(淮海路底)606室沈仲章托代修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请交还。 
      三、故老母余剩遗款,由人秀处理。 
      四、旧挂表(钢)一只,旧小女表一只,赠保姆周菊娣。 
      五、六百元存单一纸给周菊娣,作过渡时期生活费。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愿她无故受累。 
      六、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存单一纸六百元,请交还。 
      七、姑母傅仪寄存之联义山庄墓地收据一纸,此次经过红卫兵搜查后遍觅不得,很抱歉。 
      八、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与我们自有的同时被红卫兵取去没收,只能以存单三纸(共370元)又小额储蓄三张,作为赔偿。 
      九、三姐朱纯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亦被一并充公,请代道歉。她寄存衣箱贰只(三楼)暂时被封,瓷器木箱壹只,将来待公家启封后由你代领。尚有家具数件,问周菊娣便知。 
      十、旧自用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又旧男手表一只,本拟给敏儿与儿媳,但恐妨碍他们的政治立场,故请人秀自由处理。 
      十一、现钞53.30元,作为我们火葬费。 
      十二、楼上宋家借用之家具,由陈叔陶按单收回。 
      十三、自有家具,由你处理。图书字画听候公家决定。 
      使你为我们受累,实在不安,但也别无他人可托,谅之谅之! 
                                                                                           傅雷   梅馥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夜 

        一封遗书,就像一张详尽的留言条,用了大半篇幅来交代生活中的琐碎,细细述之,平静而自然。读后不禁令人唏嘘不已,怆然涕下。想想这对夫妇临终前的最后几天里:先是被罚跪在地,继而被人拉到长凳上戴高帽;……但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有条不紊地书写他的死亡文告:当月的房租、亲友寄存的物品、保姆可能需要的生活补助、红卫兵从他家抄去的姑母首饰的赔偿额等都一丝不苟地抄出,甚至连火葬费,也都已为自己准备好。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考虑得那么周到,这一切在他心里早已酝酿成熟,现在所做的不过是照单誊录
    傅雷事事为别人着想,不希望负欠任何人,也不愿连累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傅雷生前做人认真,做事认真,即便面对死亡也表现的是这样的坦坦荡荡,泰然自若,冷静从容,上吊时都不愿踢倒凳子吵醒邻居,把自缢也看作一种做人的方式,这是人类历史上只有为数不多的杰出心灵才能作出的超常反应     
        遗世独立的傅雷,最终应了他的名字——怒安,一怒而死,终于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